生活在沂水,爱上开心沂水网·社区工具·查看新帖·设为首页·桌面图标

沂水青年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630|回复: 0

山村夏日杂感

[复制链接]

19

主题

1

好友

25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发表于 2015-7-6 09:04:51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风入松 于 2015-7-6 09:06 编辑

山村夏日杂感
文/风入松
      从山里归来,心静得翻动。
      山乡的静谧,安和,舒缓,葱茏,碧绿,清凉灌满心房,涨得流溢滚淌。
      大概那地方深处山内,在林场附近的缘故。静得出奇。临溪而坐,有老农田间归来,道一声好,一杯茶水打开老人家的话匣子,就此好像再不可停止。年近八十的老人,思维清晰,流淌的记忆想必是刻骨铭心。他转述父母救女八路的故事,表述得很平静,那饭食是用瓢盛着的秫秫糊糊,而非文艺中通常说得小米粥,这已是最好的食品。那八路前后来过八次,终于在她九十一岁高龄生日那天——今年农历端午的第二天,找到再生父母的儿子——这位老人。他讲胡奇才司令。原来那抗战时的居处离我们仅仅几十步之遥。说要建纪念馆了。那话语那故事让我同脚下的小溪流水和那沙子相连成一体。
       树木荫翳,远处的布谷声声让山村静得不忍离去。他是爷爷辈上逃荒来到此地的。靠山果野菜,垦荒度日活命。那三两家,七八户,沿小溪散居着的人家,祖上没几家不是逃荒要饭来的,姓氏也就多多。村子南北绵延三四公里。感觉称做峪有点不符实,哪有平川可言。两边高山夹峙,树木浓得像要倾倒的绿海。村庄淹没在浓荫之中。透过密集的树林,能看到一些石堰像登山的梯子,那是他们开垦的田地。几乎一律种植着生姜。他数说姜的种类,一般人看中大姜和面姜,其实小姜是上品,至于眼前的香椿,种类也不同。紫色的当是统称香椿中的香椿,最差的是菜椿,叶大茎粗青绿肥厚好看,香味却大打折的。这同大姜面姜给人好看的外表一个样儿,好看的未必就好。他们的田地很是少,人均达不到一亩,看上去还有被树林吞没的势头。是退耕吧。剩有的显得很是珍贵。打理莳弄得不亚于平原中人家的菜园子,想从中找到一块小石子很是困难。
      老人家告知,山顶上是不可以上去的。他特别提到了蛇,且是数量。在这个季节里上山尤其可怕这种东西。这让我们发憷。上山的热情陡降。
      没拾柴的,也无放牧者树木就疯长着。密得透不过风。偶有采药人攀登。我们几个善爬山者听其言,只能打消登山的兴致欲望。这真是缺憾了。
      然而还是按他的指点,沿山间小道上到半山腰看那棵疤麻子树,这是村人的荣耀了。提起来,妇孺皆知。那树悬在崖间,牌子上标注是冬青,我看是柘树,树龄二百零六年。其一条裸根蜿蜒数米,如巨龙,引得我们唏嘘。
      再坐一会,感觉山村的静美。
      鸟在啼鸣,风在缓缓飘过,一切都在动,树木在动,庄稼在动,它们在雨后发了疯,一切又是静的。鸡犬声劳作声传过来,悠悠的,清亮亮的,迅速让山林所吞噬。山村还是静的,静得整个身心全消融在绿的海里。
      有老人静坐门前,问问高寿,不敢想信自己的眼睛。那容貌一脸的平静安详。这让我想到巴马。她们招呼着到家中喝水,问吃过饭了吗,你们从哪里来。上山不累吗。说起山来眼睛发光,语气充溢自豪。喝点这里的水吧,甘甜。像是推销。又说空气也好,吹来的风是清的凉的,带甜味儿,还有香气。喝着他们的水,真舌甘口甜腹中润滋滋的。
       真想不到时间已跨入七月,还有甜杏,他们真幸运啊,生活在这方天地间。老奶奶递给我她手中带着几枚黄杏的杏枝。像是给邻家的孩子。你吃吧。吧嗒吧嗒嘴,又和坐在一边的人说她们的话。
       山外,天气晴朗朗的,太阳有些火毒。行走在山村中竟忘记了炎热。望望树叶上方的天,温润。太阳不再可怕,好像怕炙烤这方人,小小的远远的高高躲着。松软的地面,饱含水分,喘气来的也特别舒畅,心如水洗一般,透亮。
       不知此地的夜晚有多静谧,月亮有多晶莹。但愿能有机会前来品尝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Copyright ©2011 yishuiw.com All Right Reserved.  Powered by Discuz! (网站已备案)

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,不代表沂水社区立场,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  

TOP
回顶部